關注我們:

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

治要綱目

為政 > 禮樂

景公①飲酒數日,去冠被裳(今晏子去冠被裳作釋衣冠三字),自鼓盆甕②,問於左右③曰:「仁人④亦樂此樂⑤乎?」梁丘據⑥對曰:「仁人之耳目猶人⑦也,夫何爲獨不樂此樂也?」公令趍駕迎晏子。晏子朝服⑧以至。公曰:「寡人甚樂,欲與夫子同此樂,請去禮。」對曰:「羣臣皆欲去禮以事君,嬰恐君之不欲也。今齊國小童,自中以上,力皆過嬰,又能勝君,然而不敢者,畏禮義也。君(下君作上)若無禮,無以使下;下若無禮,無以事上。」(卷三十三 晏子.諫上)

【註釋】①景公:齊景公,姜姓,名杵臼,在位時有名相晏嬰輔政。《史記.齊世家》記載他「好治宮室,聚狗馬,奢侈,厚賦重刑」,《論語.季氏篇》記「齊景公有馬千駟,死之日,民無德而稱焉」。喜歡打獵,箭法卻不高明。晏子勸諫他,齊景公能納諫。在位五十八年,國內治安相對穩定。曾問政於孔子,孔子對曰:「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」②甕:wèng ㄨㄥˋ。盛酒的罎子。③左右:近臣,侍從。④仁人:有德行的人。⑤亦樂此樂:第一個「樂」當作動詞,音「藥」,yào ㄧㄠˋ,喜愛,喜歡。第二個「樂」當作名詞,音「勒」,lè ㄌㄜˋ,快樂,歡樂。⑥梁丘據:生卒年無考,名丘據,字子猶,春秋時齊國的大夫,很受齊景公的寵信。⑦猶人:謂如同別人。⑧朝服:古時君臣朝會時所穿的禮服,舉行隆重典禮時亦穿著。

【白話】景公嗜好飲酒,有一次竟連飲數日,盡興之時,摘掉帽子脫去衣裳,親自敲擊酒罎子。他問身邊的近臣:「仁德的人也喜好此樂嗎?」梁丘據回答說:「仁德的人的耳朵眼睛,同別人都一樣,他們為何偏偏不喜好此樂呢?」於是景公令下臣駕車去請晏子,晏子身穿朝服而來。景公說:「我今天很高興,願與先生共同飲酒作樂,請你免去君臣的禮節。」晏子答道:「假如群臣都免去禮節來侍奉您,恐怕君主您就不願意了。現在齊國的孩童,凡身高中等以上的,力氣都超過我,也能勝過您,然而不敢作亂,是因為畏服禮義啊!君主假如不講禮義,就無法命令臣下;臣下如果不講禮義,就無法侍奉君主。」

淳于①人納女②於景公,生孺子荼③,景公愛之。諸臣謀欲廢公子陽生④而立荼。公以告晏子,晏子:「不可。夫以賤匹⑤貴,國之害也;置子(置子作置大)立少⑥,亂之本也。夫陽生長而國人戴⑦之,君其⑧勿易⑨。夫服位有等⑩,故賤不陵⑪貴;立子有禮,故孽不亂宗⑫。廢長立少,不可以敎下;尊孽卑宗,不可以利所愛。長少無等,宗孽無別,是設賊樹姦⑬之本也。君其圖⑭之。」(卷三十三 晏子.諫上)

【註釋】①淳于:西周和春秋時代的一個諸侯國。《括地志》云:「淳于,國名,在密州安丘縣東三十里,古之州國,周武王封淳于國。」②納女:謂獻女於天子、諸侯等。③孺子荼:(?—西元前四八九年),姜姓,呂氏,名荼,齊景公子。魯哀公六年(西元前四八九年)齊景公病重,命國惠子、高昭子立少子呂荼為太子,逐群公子,遷之東萊。不久田乞(陳乞)發動宮廷政變,遷呂荼於駘,隨後弒殺之,並逐其母芮子,與諸大夫另立年齡較長的呂陽生為新君。呂荼在位僅十個月而亡。④陽生:齊悼公,姜姓,呂氏,名陽生,齊景公子。田乞立齊悼公,開齊國田氏貴族專齊政的先河。齊大夫鮑牧與齊悼公有矛盾,悼公聽信饞言殺鮑牧於路邑,立其子鮑息以存鮑叔牙之祀。田乞獨相齊國。⑤匹:相配,相比,相當。⑥置子立少:廢太子而立少子。置,廢棄,捨棄。子,即太子。⑦戴:尊奉,推崇,擁護。⑧其:副詞,表示祈使,期望。⑨易:改變,更改。⑩服位有等:服飾及職位有等級的差別。⑪陵:超越,越過,凌駕。⑫孽不亂宗:妾子不可干擾嫡長子。孽,庶子,妾子。宗,宗子,嫡長子。⑬設賊樹姦:留下災害、種下禍亂。設,設置,安排。賊,傷害,禍害。樹,樹立,建立。姦,奸邪,罪惡。⑭圖:考慮,謀劃,計議。

【白話】淳于國的人獻美女給景公,不久生下孺子荼,景公很喜歡他。許多大臣便謀劃廢掉長子陽生,立荼為太子。景公將此事告知晏子,晏子說:「不可!荼地位低賤,陽生地位尊貴,以賤庶當嫡貴,是國家的禍患;廢太子而立幼子,是混亂的根源。陽生年長且全國人民擁戴他,您還是不要改換太子吧!人的地位職務有等級,所以地位低賤者不可超越地位尊貴者;立太子也有禮法,所以妾子不可干擾嫡長子。若廢長立幼,便不能教育下屬;尊奉妾子而貶低嫡長子,不利於兄弟的親愛,對所寵愛的孩子也不利。年齡長幼沒有等次之分,嫡長子同妾子沒有區別,這是留下災害、種下禍亂的根源。您可要認真考慮!」

聖人之道,非修①禮義,廉耻不立。民無廉耻,不可治也;不知禮義,不可以行法②。(卷三十五 文子.上禮)

【註釋】①修:學習。②行法:按法行事。

【白話】聖人治國的辦法是:百姓不學習禮義,就沒有廉恥的心。百姓沒有廉恥的心,就無法治理;百姓不知道禮義,就不能依法行事。

聖王在上,明好惡以示人,經①非譽②以導之,親賢而進③之,賤④不肖而退⑤之,刑措而不用,禮義修⑥而任賢德也。(卷三十五 文子.上禮)

【註釋】①經:經由、透過。②非譽:指譴責和稱譽。③進:提拔。④賤:鄙視。⑤退:罷黜。⑥修:實行。

【白話】聖明君王在位,明確地將好惡頒布於天下,通過譴責和褒揚來引導輿論,親近賢才並提拔他們,鄙視小人並罷免他們,設置刑法而不用,是因為禮義道德得到推行,賢德的人得到重用。

子張問聖人之所以教,孔子曰:「師①乎,吾語汝。聖人明於禮樂,舉而措②之而已。」子張又問,孔子曰:「師,爾以為必布几筵③,揖讓升降④,酌獻⑤酬酢⑥,然後謂之禮乎?爾以為必行綴兆⑦,執羽籥⑧,作鐘鼓,然後謂之樂⑨乎?言而可履,禮也;行而可樂,樂也。聖人力此二者,以恭己⑩南面⑪,是故天下太平,萬國順服,百官承事,上下有禮也。」(卷十 孔子家語)

【註釋】①師:即子張。姓顓孫,名師。事又見《禮記.仲尼燕居》。②措:施行。③几筵:几音「機」,jī ㄐㄧ。筵音「研」,yán ㄧㄢˊ。猶几席,為古人憑依、坐臥的器具。几:古人坐時憑依或擱置物件的小桌。筵:以竹篾、枝條和蒲葦等編織成的席子。古代用來鋪地做坐墊。④揖讓升降:均指接待賓客之禮。揖讓:作揖謙讓,古代賓主相見的禮儀。升降:上升與下降。迎送賓客的禮儀。⑤酌獻:酌音「卓」,zhuó ㄓㄨㄛˊ。酌酒獻客。酌:斟酒。⑥酬酢:酢音「做」,zuò ㄗㄨㄛˋ。主客相互敬酒,主敬客稱酬,客還敬稱酢。指朝聘應享的禮儀。⑦綴兆:古代樂舞中舞者的行列位置。⑧羽籥:籥音「月」,yuè ㄩㄝˋ。古代祭祀或宴饗時,文舞舞者所持的舞具和樂器。羽:指雉羽。籥:一種編組多管樂器。⑨樂:使其歡樂。⑩恭己:恭謹以律己。⑪南面:古代以坐北朝南為尊位,故帝王諸侯見群臣,或卿大夫見僚屬,皆面向南而坐,因用以指居帝王或諸侯、卿大夫之位。

【白話】子張向孔子請教君王如何實施教化治理政事,孔子說:「子張啊,我來告訴你。聖王通曉『禮』和『樂』,把它們交互施用罷了。」子張進一步請教,孔子說:「子張,你認為一定要大擺宴席,賓主拱手相讓上座下座,相互斟酒敬獻,這樣才叫做『禮』嗎?你認為一定要舞者排列好行列和位置,手拿雉羽和樂器,擊鳴鐘鼓,這樣才叫做『樂』嗎?說出的話可以踐行,就是『禮』;施行起來能夠使大家歡樂,就是『樂』。聖王能勉力做到這兩點,以恭敬律己的態度居於帝位,因此天下得以太平,各國順服,百官盡職盡責,上上下下都有禮節。」

周監①二代,禮文②尤具,事為之制,曲③為之防,故稱禮經三百,威儀三千④。於是教化浹洽⑤,民用和睦,災害不生,禍亂不作,囹圄⑥空虛,四十餘年。(卷十四 漢書二)

【註釋】①監:通「鑑」。借鑑,參考。②禮文:指禮樂制度及其具體規定。③曲:細事,小事。④禮經三百,威儀三千:指各種行禮的儀式有三百條,禮儀的細節有三千條。《禮記.中庸》及《大戴禮.衛將軍文子》均作「禮儀三百」。⑤浹洽:浹音「夾」,jiá ㄐㄧㄚˊ。洽音「暇」,xiá ㄒㄧㄚˊ。普遍沾潤。⑥囹圄:囹音「零」,líng ㄌㄧㄥˊ。圄音「與」,yǔ ㄩˇ。監獄。

【白話】周朝借鑑夏、商兩代,禮制儀文尤其完備,大事上定有制度,小事也都有防範,所以說禮節儀式有三百條,禮儀細節有三千條。於是教化遍及百姓,人民之間和睦相處,災害不發生,禍亂也不出現,全國的監獄連續四十多年沒有收押過一個犯人。

先王之制法也,因民之所好,而為之節文①者也。因其好色,而制婚姻之禮,故男女有班②;因其好音,而正雅頌③之聲,故風俗不流④;因其寧室家樂妻子,教之以孝(孝作順),故父子有親;因其喜朋友,而教之以悌,故長幼有序。然後脩朝聘,以明貴賤;鄉飲習射⑤,以明長幼;時蒐⑥振旅⑦,以習用兵;蒐,簡車馬也。入學庠序⑧,以脩人倫。此皆人所有於性,而聖人所匠成⑨也。(卷四十一 淮南子)

【註釋】①節文:謂制定禮儀,使行之有度。②班:區別。③雅頌:《詩經》內容和樂曲分類的名稱。雅樂為朝廷的樂曲,頌為宗廟祭祀的樂曲。④流:向壞的方面轉變。⑤習射:鄉射禮中演習射箭。⑥蒐:音「搜」,sōu ㄙㄡ。檢閱車馬;閱兵。⑦振旅:整頓部隊,操練士兵。⑧庠序:庠音「詳」,xiáng ㄒㄧㄤˊ。古代的地方學校,即鄉學,後亦泛稱學校。庠:古代的學校,特指鄉學。《孟子.滕文公上》:「夏曰校,殷曰序,周曰庠,學則三代共之,皆所以明人倫也。」⑨匠成:培養造就。

【白話】先王制定法令、禮儀,都是依據人們的喜好來制定典章制度,使行之有度。根據人們有情欲的習性而制定婚姻禮法,所以男女界限分明;根據人們喜愛音樂而創作純正的雅樂、頌樂,所以風俗不會變壞;根據人們珍惜家庭安寧、妻兒快樂,而用孝順和睦之道教化人民,所以父子間有了親情;根據人們喜歡交友,而用敬順尊長的禮儀教導人民,所以長幼之間有次序。做到這些之後,再制定朝拜天子、出使諸侯國的禮節,以顯明地位尊卑的區分;制定鄉飲酒禮和習射禮,來顯明長幼之間的次序;適時檢閱車馬、整頓軍隊,以訓練軍事;讓人們進入地方學校學習,以明瞭及實踐倫理道德。這些都是(根據)人本有的特性,而經由聖人的培養造就讓人得以完善人格。

先王之立禮也,有本有文。忠信,禮之本①;義理②,禮之文。無本不立,無文不行。言必外內具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忠信,禮之本:孔穎達先生說:「忠者,內盡於心也;信者,外不欺於物也。內盡於心,故與物無怨;外不欺物,故與物相諧也。」②義理:孔穎達先生解為合宜得理。

【白話】古聖先王創立的禮,既有根本精神,又有外在文飾(制定形式的原則)。忠信,就是禮的根本精神;合宜得理,是禮的外在文飾。沒有忠信這一根本精神,禮就無法成立;沒有合宜得理的形式,禮就無法在現實中推行。

有子曰:「禮之用,和為貴。先王之道斯為美。小大由之,有所不行。知和而和,不以禮節之,亦不可行也。」人知禮貴和而每事從和,不以禮為節,亦不可行也。(卷九 論語)

【白話】有子說:「禮的運用,就是以和為貴。古聖先王的為政之道就是制禮用和,以用和為最美。無論小事大事都用禮而不用和,則於事有所不行。知道『和』的可貴而一味求和,不用禮來節制,那也是不可行的。」

君子曰:「禮樂不可斯須①去身。致②樂以治心,樂由中出,故治心也。致禮以治躬③。禮自外作,故治身也。心中斯須不和不樂,而鄙詐之心入之矣。鄙詐入之,謂利欲生也。外貌斯須不莊不敬,而慢易④之心入之矣。易,輕易也。故樂也者動於內者也,禮也者動於外者也。樂極則和,禮極則順⑤。內和而外順,則民瞻其顏色,而不與爭也;望其容貌,而民不生易慢焉。」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斯須:須臾、片刻。②致:深遠詳審。③治躬:治身,調整身體與言行。④慢易:輕忽怠慢。⑤樂極則和,禮極則順:《禮記》通行本作「樂極和,禮極順」。

【白話】君子說:「人不可片刻離開禮樂。深入於樂,是為了陶冶心性;深入於禮,是為了調整身體與言行。一個人的心中如果有片刻不和順不喜樂,那貪鄙詐偽的念頭就會趁機而入。外貌如果有片刻不莊重不恭敬,那輕忽怠慢的念頭就會趁虛而入。所以樂是調理人的內心,禮是調理人外在的行為。音樂至善能使人和暢,禮儀至善能使人恭順。內心和暢而外貌恭順,則人們望見他的外貌神情,就不會與他抗爭;看見他的儀容風度,便不會有輕視侮慢的態度。」

夫禮之所興,眾之所以治也;禮之所廢,眾之所以亂也。(卷十 孔子家語)

【白話】禮樂教化興盛時,民眾就會因此而安定;禮樂教化廢棄時,民眾就會因此而動亂。

禮之可以為國①也久矣,與天地並。君令臣恭,父慈子孝,兄愛弟敬,夫和妻柔,姑②慈婦聽③,禮也。(卷六 春秋左氏傳下)

【註釋】①為國:治國。②姑:丈夫的母親,即婆婆。③聽:聽從、順從。

【白話】晏嬰回答說:「禮可以用來治理國家已經(由來)很久了,可以說是和天地並興。君王美善,臣下恭敬;父親慈祥,兒子孝順;哥哥友愛,弟弟恭順;丈夫和藹,妻子溫柔;婆婆慈祥,媳婦順從。這些都是禮的內涵。」

民無廉恥,不可治也。非修禮義,廉恥不立。民不知禮義,法弗能正也。非崇善廢醜,不向禮義。(卷四十一 淮南子)

【白話】民眾如果沒有廉恥之心,就無法治理好。而不學習禮義,民眾的廉恥觀念就不會樹立。民眾不懂禮義,法律也無法使他們行為端正。不推崇善舉、廢除惡習,民眾就不會嚮往禮義。

曾子曰:「夫行也者,行禮之謂也。夫禮,貴者敬焉,老者孝焉,幼者慈焉,小者友焉,賤者惠焉。此禮也。」(卷三十五 曾子)

【白話】曾子說:「所謂行,就是實踐禮的意思。禮,就是對尊貴之人恭敬,對老人孝順,對小孩慈愛,對年輕人友愛,對貧賤之人施予恩惠。這些都是禮的表現。」

為男女之禮,妃匹①之合,則不淫矣。為廉恥之教,知足之分,則不盜矣。以賢制爵,令(舊令作有改之)民德厚矣。(卷五十 袁子正書)

【註釋】①妃匹:妃音「配」,pèi ㄆㄟˋ。匹音「痞」,pǐ ㄆㄧˇ。指婚配之事。

【白話】制定男女間的禮法、夫妻結合的規範,就沒有淫亂之事了。施行廉恥的教化,使百姓知足盡分,就不會有盜竊的事了。以賢良為標準授予爵位,就會使百姓道德淳厚。

哀有哭踊①之節,樂有歌舞之容。正人足以副②其誠,邪人足以防其失。(卷十四 漢書二)

【註釋】①哭踊:踊音「永」,yǒng ㄩㄥˇ。古代喪禮儀節。亦稱「擗(音「譬」,pì ㄆㄧˋ)踊」。頓足拍胸而哭,表示極大的悲哀。踊,跳。②副:相稱、符合。

【白話】(古禮中)悲痛時會有邊哭邊頓足的禮節,高興時會有載歌載舞的儀容。這對正直的人來說,足以與他的真誠相符;對偏邪的人來說,足以提防他的過失。

樂至①則無怨,禮至則不爭。揖讓而治天下者,禮樂之謂也。至,猶達行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一:統一。②辟:刑罰。③銜勒:穿套馬口以駕馭馬匹的器具。④箠策:箠音「垂」,chuí ㄔㄨㄟˊ。趕馬的鞭杖。

【白話】善於治理百姓的君王,統一道德和禮法規範,明確百官職責,協調均衡地使用民力,和順安定民心。如此,政令不必三令五申,百姓便會順從;不用刑罰,就能教化治理好天下。其恩德可以感通天地,億萬百姓都來歸順。不會治理百姓的君王,拋棄道德和禮法,專用刑罰懲治,就好比駕馭馬匹時,拋棄嚼子和籠頭,而專用鞭子鞭打,這樣一來,馬車失控就是必然的了。

人君無禮,無以臨①其一(無一字)邦;大夫無禮,官吏不恭;父子無禮,其家必凶。《詩》曰:「人而無禮,胡②不遄③死。」故禮不可去也。(卷三十三 晏子)

【註釋】①臨:治、治理。②胡:為什麼。③遄:音「傳」,chuán ㄔㄨㄢˊ。迅速。

【白話】君主如果不講禮義,就無法治理國家;大夫如果不講禮義,底下官吏就會不恭敬;父子之間不講禮義,家庭就必有災殃。《詩經》中說:「人如果不遵守禮義,不如趕快去死。」所以禮不可以去掉啊!

道德仁義,非禮不成;教訓正俗,非禮不備;分爭辨訟,非禮不決;君臣上下,父子兄弟,非禮不定;宦學①事師,非禮不親;班朝②治軍,蒞官③行法,非禮威嚴不行;禱祠祭祀④,供給鬼神,非禮不誠不莊。班,次也。蒞,臨也。莊,敬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宦學:宦,學習仕宦之學,提高行政能力。學,學習詩、書、射等六藝。②班朝:在朝廷中按照職位品級以定位次儀式。③蒞官:蒞音「力」,lì ㄌㄧˋ。到職、居官。④禱祠祭祀:禱,有所祈求的祭祀。祠,酬謝神恩的祭祀。祭祀,祭祀神明、祖先的泛稱。

【白話】仁義道德,不藉助禮在細微曲折之間,體現出的等級秩序及具體的行為規範,就不能實現;欲通過身教和言教來移風易俗,扶正去邪,若不以禮作為根本標準,就不免要顧此失彼,而無法周到完備;分爭曲直,辨訟是非,若不以禮作準繩,就無法做出正確判斷;君臣、上下、父子、兄弟之間,沒有禮就無法定名位、盡本分;無論是學習從政,還是學習其他東西,不根據禮,師生之間就不可能使教者認真、學者專心而產生親近之情;朝班的整肅、軍隊的治理、官員的就職、法令的頒行,沒有禮就不能彰顯威嚴;祈禱酬謝神靈,祭祀供養祖先,沒有禮就不能體現誠敬莊嚴。

富貴而知好禮,則不驕不淫;貧賤而知好禮,則志不懾①。懾,猶怯惑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懾:音「社」,shè ㄕㄜˋ。害怕、恐懼。

【白話】富貴的人若樂於學禮守禮,就能做到不傲慢、不放縱;貧賤的人如樂於學禮守禮,就能在任何場合都心志不惑、不怯懦畏懼。

故朝覲之禮①,所以明君臣之義也;聘問之禮②,所以使諸侯相尊敬也;喪祭之禮,所以明臣子之恩也;鄉飲酒之禮③,所以明長幼之序也;婚姻之禮,所以明男女之別也。夫禮禁亂之所由生,猶防止水之所自來也。故以舊防為無所用而壞之者,必有水敗;以舊禮為無所用而去之者,必有亂患。故婚姻之禮廢,則夫婦之道苦,而淫僻之罪多矣;鄉飲酒之禮廢,則長幼之序失,而鬥爭之獄繁矣;喪祭之禮廢,則臣子之恩薄,而背死忘生者眾矣;聘覲之禮廢,則君臣之位失,而背叛侵陵之敗起矣。苦,謂不至不答之屬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朝覲之禮:覲音「進」,jìn ㄐㄧㄣˋ。諸侯謁見天子之禮。②聘問之禮:古代諸侯之間,互派使者做友好訪問的禮節。③鄉飲酒之禮:指鄉州鄰里之間定期的聚會宴飲。此禮以敬老尊賢為主,由最高層的鄉大夫(主持鄉政者)宴請貢於朝廷的賢良之士;較低層的是鄉人鄰里之間的歡聚。聚會前先祭祀鬼神,然後按照儀式飲宴,透過行「鄉飲酒禮」養成謙讓和莊敬的人生態度。

【白話】所以設朝覲之禮,是用來表明君臣大義;設聘問之禮,是為了使諸侯互相尊敬;設喪祭之禮,是用以表達為臣、為子的感恩之情;鄉飲酒之禮,是用以明確長輩和晚輩間的秩序;婚姻之禮,是用以辨明男子和女子在家中職責分工的。禮節,能禁止混亂發生的根源,就像堤防能阻止洪水氾濫一樣。所以,認為古老的堤防沒有用處而毀壞它,一定會遭遇水災;認為古老的禮儀沒有用處而廢棄它,一定會有禍亂發生。因此,婚姻之禮被廢除,夫婦應盡的道義衰微,相處就會痛苦,而淫亂的罪行便會增多;鄉飲酒之禮被廢止,長幼的順序喪失,爭鬥的刑事案件就會頻繁發生;喪祭之禮被廢棄,為人臣、為人子者的恩義淡薄,而背逆祖先、不忠不孝的人就會變多;聘問之禮和朝覲之禮被廢棄,則將失去君臣各自應有身分和地位,而反叛君主、侵凌鄰國的禍亂就會隨之產生。

音聲之道,與政通矣。言八音和否隨政。宮為君,商為臣,角①為民,徵②為事,羽為物。五者不亂,則無怠(本書怠作怗)懘③之音矣。五者,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也。凡聲濁者尊,清者卑。怠懘,弊敗不和之貌也。宮亂則荒,其君驕。商亂則陂④,其臣壞。角亂則憂,其民怨。徵亂則哀,其事勤。羽亂則危,其財匱。五者皆亂,迭相陵⑤,謂之慢。如此則國之滅亡無日矣。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,其道亂,則其音應而亂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角:音「決」,jué ㄐㄩㄝˊ。②徵:音「只」,zhǐ ㄓˇ。③怠懘:懘音「赤」,chì ㄔˋ。當作「怗懘」,指音調不和諧。懘,不流暢、不和諧。④陂:音「必」,bì ㄅㄧˋ。偏頗,邪僻不正。⑤相陵:亦作「相凌」,相互侵擾。

【白話】音樂的內在精神,是與政治相通的。五音中的「宮」代表君主,「商」代表臣子,「角」代表人民,「徵」代表各種事情,「羽」代表器物。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五者能諧和不亂,就不會有敗壞不和的聲音出現。假如宮音一亂音樂就放散而無中心,反映君主驕傲、剛愎自用而賢人遠離。商音一亂音樂就會傾斜不正,反映臣子官品敗壞而利用國家制度謀利。角音一亂音樂就會充滿憂愁,反映政令苛刻而百姓哀怨。徵音一亂音樂就會哀苦,反映徭役不休而百姓痛苦。羽音一亂音樂就會危急不安,反映賦稅沉重而百姓財用匱乏。如果五音全亂,則上下衝突、互相侵犯,稱為「慢音」,表示國政傲慢又怠惰。如此一來,國家滅亡的時間就不遠了。因此,真正的明君,為了替百姓謀福,一定會從音樂中體會民情,虛心調整政事。

公曰:「寡人不敏①,無良②左右,淫蠱③寡人,以至於此。請殺之。」晏子曰:「左右無罪。君若無禮,則好禮者去,無禮者至;君若好禮,則有禮者至,無禮者去矣。」公曰:「善。」請易衣冠,糞洒改席④,召晏子。晏子入門,三讓升階⑤,用三獻禮⑥焉,再拜而出。公下拜⑦送之,徹酒去樂,曰:「吾以章⑧晏子之敎也。」(卷三十三 晏子.諫上)

【註釋】①不敏:不明達,不敏捷。常用來表示自謙。②無良:沒有好的。③淫蠱:蠱音「古」,gǔ ㄍㄨˇ。惑亂。④糞洒改席:洒音「喜」,xǐ ㄒㄧˇ。糞洒,灑掃。糞,掃、棄除。改席,改換坐席,對客人表示尊敬的舉動。⑤三讓升階:三讓,古相見禮,主人三揖,賓客三讓。升階,自堂下拾級而上。⑥三獻禮:古代郊祭時,陳列好供品之後行三次獻酒,即初獻爵、亞獻爵、終獻爵,此即是三獻禮的由來。⑦下拜:此指俯身而拜,以示敬意。⑧章:表彰,顯揚。

【白話】景公說:「我自己不聰敏,也沒有好的近臣,加上他們還迷惑、引誘我,才至於如此。請處死他們!」晏子說:「身邊的近臣沒有罪。如果君主不講禮義,那麼講究禮義的人便會悄然離去,不講禮義的人就會紛紛而來;君主如果講究禮義,那麼講究禮義的人就會紛紛而來,不講禮義的人便會悄然離去。」景公聽後說道:「先生說得是啊!」於是景公要求更換衣冠,並令人灑掃庭院,更換坐席,然後重新召見晏子。晏子進入宮門,經過三次謙讓,才登上臺階,採用「三獻之禮」。隨即,晏子再行拜別之禮,準備離去。景公以禮拜別,然後下令撤掉酒宴,停止音樂,並對身邊臣子說:「我這麼做是為了顯揚晏子的教誨。」

「古之明君,非不知繁樂也,以爲樂淫則哀;非不知立①愛也,以爲義失而憂。是故制樂以節②,立子以道。若夫持(持作恃)讒諛③以事君者,不足以責信④。今君用讒人之謀,亂⑤夫之言,廢長立少,臣恐後人之有因君之過,以資⑥其邪;廢少而立長,以成其利者。君其圖之。」公不聽。景公没,田氏⑦殺荼立陽生,殺陽生立簡公⑧,殺簡公而取齊國。(卷三十三 晏子.諫上)

【註釋】①立:建樹,成就。②制樂以節:遏制享樂以守節操。孔穎達解釋:「節者,制度之名,節止之義。制事以節,其道乃亨。」節,操守,節操。③讒諛:讒毀和阿諛。讒,毀謗、陷害別人的話。諛,諂媚,奉承。④責信:信任。⑤亂:橫暴無道。⑥資:資助,供給。⑦田氏:指田乞。⑧簡公:即齊簡公,姜姓,呂氏,名姜壬,齊悼公之子。悼公被殺後繼位,後為田恆所殺。

【白話】(承上則,晏子說):「歷代的英明君主,並非不懂得盡情享樂,而是認為沉溺於情欲享樂就會樂極生悲;並非不知道成就其所愛,而是認為喪失了道義就會出現憂患。所以要遏制享樂而應有所節度,立太子時也應依從禮法。至於那些用讒言、阿諛來侍奉君主的人,是不可以信任的。如今您若採納讒者的謀劃,聽信奸邪無道者的言論,從而廢長子立幼子,我恐怕以後有人會利用君上的過錯,來助長他的邪惡;透過廢幼子而立長子,來實現他們的利益。君上可要認真考慮!」景公不聽。死後不久,田氏殺死國君荼,立陽生為國君;後來又殺死陽生,立簡公為國君;再來殺死簡公,最後奪取齊國政權。

聖人初作樂也,以歸神①杜淫②,反③其天心④;至其衰也,流⑤而不反,淫而好色,至以亡國。其作書⑥也,以領理⑦百事,愚者以不忘,智者以記事⑧;及其衰也,爲姦僞以解⑨有罪,而殺不辜。其作囿⑩也,以奉⑪宗廟之具⑫,簡⑬士卒,戒不虞⑭;及其衰也,馳騁弋獵⑮,以奪民時。其上賢也,以平⑯敎化,正獄訟,賢者在位,能者在職,澤施於下,萬民懷德;至其衰也,朋黨比周⑰,各推其與⑱,廢公趍私⑲,外內相擧⑳,姦人在位,賢者隱處。(卷三十五 文子.上禮)

【註釋】①歸神:靜性養心。②杜淫:杜絕淫邪。杜,斷絕。淫,邪惡。③反:還歸。後多作「返」。④天心:本性。⑤流:沉溺。⑥作書:謂作典冊。⑦領理:治理,管理。⑧記事:記錄國家大事。⑨解:赦免,免除。⑩作囿:囿音「又」,yòu ㄧㄡˋ。興建園囿。囿,古代帝王畜養禽獸的園林。漢以後稱苑。⑪奉:進獻。⑫宗廟之具:祭祀宗廟的祭品。宗廟,古代帝王、諸侯祭祀祖宗的廟宇。具,酒食、菜餚。⑬簡:檢閱。⑭戒不虞:防備不測。不虞,指意料不到的事。⑮馳騁弋獵:弋音「易」,yì ㄧˋ。縱馬射獵。馳騁,縱馬疾馳。弋獵,射獵。弋,用帶有繩子的箭射獵。⑯平:正,嚴正。⑰朋黨比周:比音「必」,bì ㄅㄧˋ。結黨營私,排斥異己。⑱與:黨羽。⑲趍私:追求私利。趍,同「趨」,追求。⑳外內相擧:朝廷內外相互勾結舉薦。外內,朝廷內外。擧,推薦;選用。

【白話】聖人當初創作音樂,是為了靜性養心,杜絕淫邪,返歸本性;到國家衰敗的時候,君主沉溺於靡靡之音而無法返歸本性,淫亂好色,從而亡國。聖人著寫典冊,來治理百事,如此,愚笨的人不會忘記,聰慧的人因此能記錄大事;到國家衰敗時,君主編寫典冊來弄虛作假,為有罪者開脫,卻殘殺無辜的人。聖人修建園囿,是為祭祀宗廟進獻祭品,檢閱士兵以防不測;到國家衰敗時,君主在園囿中縱馬打獵,侵奪百姓耕種的時間。聖人尊重人才,嚴正教化,正確判決訴訟的案件,使賢明者居官位,有才能者在其適合的職位上,恩德遍施於百姓,千百萬人都會感念他的恩德;到國家衰敗時,官吏結黨營私,排斥異己,推薦自己的黨羽,廢棄公事而追求私利,朝廷內外互相勾結,而奸邪的人占據高位,有才德的人隱居不出。

先王制禮也以節事①,動反本②也。脩樂以導志。勸之善也。故觀其禮樂,而治亂可知。亂國禮慢而樂淫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節事:謂行事有節制,使合乎準則。②反本:復歸本源或根本。本:孔穎達先生說,得民心之事為禮之本。

【白話】古聖先王制定禮儀制度是為了行事有所節制(一切政治舉措不離為民造福這一根本),制定音樂來勉勵自己向善的志向(使行善不倦)。因此觀察禮樂的情況,便可了解這個國家的治亂(亂國禮節輕忽怠慢,音樂放縱而無節制)。

簡子①曰:「敢②問,何謂禮?」對曰:「吉③也聞諸先大夫子產,曰:『夫禮,天之經,經者,道之常也。地之義,義者,利之宜也。民之行。行者,人所履行。天地之經,而民實④則⑤之。則天之明,日月星辰,天之明也。因地之性,高下剛柔,地之性也。生其六氣⑥,陰陽風雨晦明。用其五行。金木水火土也。氣為五味,酸鹹辛苦甘。發為五色,青黃赤白黑發見也。章為五聲,宮商角徵羽。淫⑦則昏亂,民失其性。滋味聲色,過則傷性也。是故為禮以奉⑧之。』」制禮以奉其性。(卷六 春秋左氏傳下)

【註釋】①簡子:趙簡子,即趙鞅。嬴姓,趙氏,原名鞅,後名志父,諡號簡。春秋後期晉國卿大夫,六卿之一,晉定公時執政晉國十七年之久。②敢:謙詞。猶冒昧。③吉:春秋時鄭國正卿游吉,姬姓,游氏,名吉,字子太叔。④實:通「寔(音「十」,shí ㄕˊ)」。清代惠棟先生說:「案古文《孝經》『實』作『是』,『是』即古『寔』字,見《尚書.秦誓》及《詛楚文》。鄭氏《詩箋》云『趙魏之東寔、實同聲』,故此傳文又作『寔』。」⑤則:效法,作為準則。⑥六氣:自然氣候變化的六種現象,指陰、陽、風、雨、晦、明。⑦淫:過度、無節制。⑧奉:猶保全。

【白話】趙簡子說:「敢問什麼叫禮?」子太叔回答說:「我曾聽先大夫子產說:『禮,是上天的常道、大地的法則、人們行事的依據。天地的常道,人們以此為準則來制禮、守禮。(聖王)效法日月星辰常明之義,依循大地高低剛柔、恆常的性質(而制禮),衍生了上天的六氣,運用大地的五行。五行之氣入人之口為五種味道,顯露於眼為五種顏色,顯示在耳為五種聲調。滋味聲色過度則會使人迷惑混亂,人們就會因此而迷失本性。所以要制定禮來幫助人們守持本性。』」

傅子曰:「能以禮教興天下者,其知大本之所立乎!」夫大本者與天地並存,與人道俱設,雖蔽①天地,不可以質文損益變也。大本有三:一曰君臣,以立邦國;二曰父子,以定家室;三曰夫婦,以別內外。三本者立,則天下正;三本不立,則天下不可得而正;天下不可得而正,則有國有家者亟亡,而立人②之道廢矣。(卷四十九 傅子)

【註釋】①蔽:蒙蔽;壅蔽。②立人:立身,做人。

【白話】傅子說:「能夠用禮義教化而興旺國家的,是知道治理國家的大根大本啊!」大根大本,是與天地同在的,是與人倫相互依存的。即使天地被蒙蔽了,大根大本的形式有所增減,但實質從未改變。根本有三:一是君仁臣忠,這是安邦定國之本;二是父慈子孝,這是安家立業之本;三是夫義婦德,這是區分內外之本。這三種根本關係的道義確立了,則天下歸於正道;反之,天下就不能歸於正道。天下不能歸於正道,有國的諸侯、有家的卿大夫會很快衰亡,立身做人的準則也會廢棄。

 

子曰:「禮者何也?即事之治也。治國而無禮,譬猶瞽①之無相②與,倀倀③乎其何之?譬如終夜有求幽室④之中,非燭何以見之?若無禮,則手足無所措,耳目無所加,進退揖讓⑤無所制。是故以之居處,長幼失其別,閨門⑥三族⑦失其和,朝廷官爵失其序,軍旅武功失其制,宮室失其度量,喪紀失其哀,政事失其施,凡眾之動失其宜。」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瞽:盲人。②相:音「巷」,xiàng ㄒㄧㄤˋ。扶助者,導引盲者的人。③倀倀:音「昌」,chāng ㄔㄤ。茫茫然無定向而行。④幽室:暗室。⑤揖讓:作揖謙讓,古代賓主相見的禮儀。⑥閨門:宮苑、內室的門。借指宮廷、家庭。⑦三族:有幾種說法,此處採鄭玄先生所說,指父、子、孫。

【白話】孔子說:「禮是什麼呢?禮就是做事的準則和規矩。如果治理國家而沒有禮,就好像盲人沒有扶助者,茫茫然會走向何處?又好比整夜在暗室裡摸索,沒有燈燭怎麼能找見東西呢?若是沒有禮,那麼手、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,耳、目也不知道該聽什麼看什麼,前進後退、行禮謙讓,處處不知道該以什麼準則去做。所以說,若在沒有禮可遵循的狀況下,日常生活中,長輩和晚輩就失去尊卑區別了;在家族中父、子、孫三代就會失去和睦;在朝廷裡,官職和爵位的秩序就會紊亂;軍隊行軍打仗就會失去紀律和法則;宮室建築就會不合法度規模;喪事中悲哀輕重就會失去標準;政事便會因混亂無序而得不到實施,所有的行為舉措都會失去其應有的分寸。」

相①鼠有皮,人而無儀。相,視也。儀,威儀也。視鼠有皮,雖居高顯之處,偷食苟得②,不知廉恥,亦與人無威儀者同也。人而無儀,不死胡為③。人以有威儀為貴,今反無之,傷化敗俗,不如其死無所害也。相鼠有體④,人而無禮。體,支體也。人而無禮,胡不遄⑤死。(卷三 毛詩)

【註釋】①相:音「巷」,xiàng ㄒㄧㄤˋ。看,觀察。②苟得:不當得而得。③胡為:何為,為什麼。④體:肢體。⑤遄:音「傳」,chuán ㄔㄨㄢˊ。迅速。

【白話】看那老鼠身上只有一張皮,有人雖然是人卻不知廉恥不講禮節。(老鼠有皮蓋著全身,但即使處在高聳突出的地方,偷取食物、獲得不當得到的東西,不知廉恥,也與不講禮節的人一樣,雖處高貴顯赫之位,行為卻昏暗,空有一副人的皮囊。)如果做人不講禮節,不死又為什麼呢?看那老鼠空有肢體,有人卻不講禮義。人沒有禮義如同行屍走肉,為何還不趕快去死?

情發①於聲②,聲成文③,謂之音。發,猶見也。聲,謂宮商角徵羽。聲成文者,宮商上下相應也。治世之音,安以樂④,其政和;亂世之音,怨以怒,其政乖⑤;亡國之音,哀以思,其民困⑥。故正得失,動天地,感鬼神,莫近於詩。先王以是經⑦夫婦,成孝敬,厚人倫,美教化,移風易俗。(卷三 毛詩)

【註釋】①發:顯現;顯露。②聲:指古代五聲音律,宮商角徵羽。③成文:形成樂章、文采、文辭、禮儀等的總稱,這裡指組成一定的旋律。④安以樂:安詳而歡樂。以:而且。⑤乖:違背;不合。⑥困:困厄危難。⑦經:調理。

【白話】情志透過宮商之聲流露出來,五聲音律聲聲相應而成韻律便叫做「音」。太平盛世的音樂安詳而歡樂,反映當時政治平和;亂世的音樂怨恨而憤怒,反映當時政治乖戾僻違;滅亡或瀕於滅亡的國家的音樂哀傷而憂愁,反映當時的百姓流離困苦。所以要矯正政治得失、震動天地、感動鬼神,沒有什麼比詩歌更近於能實現這個目標。前代君王就是以詩來調理夫婦的關係,培養孝敬的行為,敦厚人倫常道,使教化美善,以及改變風氣和習俗。

禮以導其志,樂以和其聲,政以一其行,刑以防其奸。禮樂刑政,其極一也,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。(卷七 禮記)

【白話】用禮儀引導人心,用音樂調和人情,用政令統一人們的行為,用刑罰防止人們的邪惡。禮儀、音樂、刑罰、政令,它們的最終目標是一致的,都是要使民同心(合乎道德),而實現天下大治的理想。

中國所以常制四夷者,禮義之教行也。失其所以教……則同乎禽獸矣。不唯同乎禽獸,亂將甚焉。何者?禽獸保其性然者也,人以智役力者也。智役力而無教節,是智巧日用,而相殘無極也。相殘無極,亂孰大焉?(卷四十九 傅子)

【白話】中國能制服四夷的原因,是推行了禮義之教。喪失了禮義教化……也就和禽獸相同了。不僅是與禽獸相同,甚至比禽獸更混亂無序。為何這麼說呢?這是因為禽獸保持自己的天性不變,人卻是用巧智駕馭體力者。以巧智駕馭體力,而沒有禮教加以節制,就會巧智日見使用,而彼此傷害無窮無盡。彼此相互傷害無窮無盡,禍亂哪有比這更大的?

不知禮義,不可以行法①。法能教不孝,不能使人孝;能刑盜者,不能使人廉(廉下無恥字)恥。(卷三十五 文子)

【註釋】①行法:依法度行事。

【白話】百姓不知道禮義,就不能依法辦事。法律能夠教訓不孝之人,卻不能使人有孝心;能夠懲治盜賊,卻不能使人產生廉恥。

子曰:「禮云禮云,玉帛云乎哉?言禮非但崇此玉帛而已,所貴者乃貴其安上治民。樂云樂云,鐘鼓云乎哉?」樂之所貴者,移風易俗也,非但謂鐘鼓而已。(卷九 論語)

【白話】孔子說:「禮啊禮啊,僅是指玉帛等禮品嗎?樂啊樂啊,僅是指鐘鼓這些樂器嗎?」(禮的可貴之處,在於能夠使上位者安於其位,使下位者受到教化而各得其所。樂的可貴之處,在於能改善社會風俗。)

聖王之自為動靜周旋①,奉天承親,臨朝享臣,物②有節文③,以章人倫。蓋欽翼④祗栗⑤,事天之容也;溫恭敬遜,承親之禮也;正躬嚴恪⑥,臨眾之儀也;嘉惠和說⑦,饗下之顏也。舉錯⑧動作,物遵其儀,故形⑨為仁義,動為法則。(卷二十 漢書八)

【註釋】①周旋:古代行禮時進退揖讓的動作。②物:事。③節文:禮節、儀式。④欽翼:恭敬謹慎。欽,尊敬、恭敬。翼,恭敬、謹肅。⑤祗栗:祗音「之」,zhī ㄓ。亦作「祗慄」。敬慎恐懼。祗,恭敬。栗,畏懼。⑥嚴恪:恪音「客」,kè ㄎㄜˋ。莊嚴恭敬貌。⑦和說:說音「月」,yuè ㄩㄝˋ。即「和悅」。⑧錯:通「措」。⑨形:表現。

【白話】聖王的言行舉止,無論奉事上天、侍奉父母、處理政事、任用臣僚,事事都合禮節制度,以彰顯人倫大道。恭敬謹慎,敬畏戰慄,是奉事上天的禮儀;溫和恭順、敬慎謙遜,是侍奉雙親的禮節;端莊自身,嚴謹恭敬,是治理百姓的威儀;和顏悅色,慈善仁惠,是對待臣下的禮儀。聖王言行舉止,事事都遵循禮儀,所以表現在外的行為都合於仁義,一舉一動都可作為眾人的榜樣。

樂以治內而為同,同於和樂也。禮以修外而為異。尊卑為異。同則和親,異則畏敬。和親則無怨,畏敬則不爭。(卷十四 漢書二)

【白話】音樂能用來調治人的內心,使人的情志隨著音樂一起變得安和調適;禮儀能用來修治外在行為,使人與人之間尊卑有序。內心安和人們就會和睦親愛,尊卑有別則會使人心存敬畏。和睦親愛就不會有怨恨,心存敬畏就不會有爭鬥。

人之所以貴於禽獸者,以有禮也。(卷三十三 晏子)

【白話】人之所以比禽獸尊貴,是因為人能奉行禮義。

故禮之教化也微,其正邪於未形,使人日徙善遠罪而不自知也,是以先王隆①之也。《易》曰:「君子慎始。差若毫釐,謬②以千里。」此之謂也。隆,謂尊盛之也。始,謂其微時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隆:崇尚、尊崇。②謬:miù ㄇㄧㄡˋ。錯誤、差錯。

【白話】禮的教化作用是潛移默化的,它防範邪惡於未形成前,能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天天向善德靠近而遠離惡行,因此,先王都尊崇禮的教化作用。《周易》說:「君子重視事物的開頭。開頭若有一絲一毫的偏差,結果會造成千里之遠的錯誤。」說的就是這個意思。

夫禮者,所以定親疏,決嫌疑①,別同異,明是非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嫌疑:易於混淆及是非難辨的事理。

【白話】禮的作用,就是用來確定親疏遠近不同身分行事之尺度,斷定疑難事情的恰當做法,分別尊卑地位的同異,明辨是非對錯。如此一來,社會才有秩序、人人才有規矩。

君子有禮,則外諧而內無怨。(卷七 禮記)

【白話】君子做到以禮治身,便能與一切人事物和諧共處,而內心平和毫無怨恨。

昏①禮者,將合二姓之好,上以事宗廟,而下以繼後世也。故君子重之。男女有別,而後夫婦有義;夫婦有義,而後父子有親;父子有親,而後君臣有正。故曰,婚禮者,禮之本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昏:通「婚」。婚姻。

【白話】婚禮,是締結兩個不同姓氏的家族交好。對上來說,可以奉事宗廟祭祀祖先;對下來說,可以傳宗接代、承繼香火。所以君子十分重視婚禮。男女各有分工且各盡其責,則夫婦之間才有道義;夫婦間的道義建立起來了,給後代做了榜樣,然後父子才能親愛和睦;父子之間有了親愛,然後君臣才能各正本位。因此說,婚禮是禮的根本。

祭不欲數①,數則煩,煩則不敬。祭不欲疏,疏則怠,怠則忘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數:音「碩」,shuò ㄕㄨㄛˋ。屢次。

【白話】祭祀不可太頻繁,太頻繁就會產生厭煩情緒,一旦有了厭煩情緒就會不恭敬。祭祀也不可太稀疏,太稀疏就會使人怠慢,怠慢了就會漸漸忘卻祖先。

凡音者,生人心者也。情動於中,故形於聲。聲成文,謂之音。是故治世之音,安以樂,其政和;亂世之音,怨以怒,其政乖①;亡國之音,哀以思,其民困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乖:反常、謬誤。

【白話】凡音樂的緣起,皆出於人心。感情在內心深處萌動之後,表現於外的就是發聲。聲成曲調,便成為音樂。因此太平盛世的音樂,安詳而愉快,因為政治寬厚和諧;亂世的音樂,怨嘆且忿怒,因為政令違背天理民心;亡國的音樂,悲哀而愁思,因為百姓處境困苦。

亂世之樂,為木革之聲,則若雷,為金石之聲,則若霆,為絲竹歌舞之聲,則若譟①。譟,叫。以此駭心氣動耳目搖蕩生,則可矣;生,性。以此為樂,則不樂②。不樂,不和。故樂愈侈,而民愈鬱,侈,淫也。鬱,怨也。國愈亂,主愈卑,則亦失樂之情矣。(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)

【註釋】①譟:音「造」,zào ㄗㄠˋ。②樂:音「勒」,lè ㄌㄜˋ。

【白話】亂世的音樂,演奏木製、革製樂器的聲音就像打雷,演奏銅製、石製樂器的聲音就像霹靂,演奏絲竹樂器的歌舞就像大嚷大叫。用這樣的聲音來擾人精神,震動耳目,放蕩性情,倒是可以辦得到;但用來做為音樂演奏,那就不能給人帶來和樂。所以音樂愈是奢華放縱,人民愈是抑鬱,國家就愈混亂,君主的地位就愈卑下,這樣也就失去音樂的本來意義了。

樂由中出,和在心也。禮自外作。敬在貌也。大樂必易,大禮必簡。易、簡,若於清廟大饗然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白話】樂由內心深處發出,禮則體現於外在行為。偉大的音樂必定是平易近人的,莊嚴的禮儀必定是簡樸實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