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我們:

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

分享至:
治要綱目

貴德 > 孝悌

吳隱之①,字處默,濮陽人也。早孤,事母孝謹②,愛敬著於色養③。幾滅鄣④(鄣恐性本書作及其執喪哀毀過禮)。於執喪⑤,居近韓康伯⑥家。康伯母賢明婦人,每聞隱之哭,臨饌⑦輟飡⑧,當織投杼⑨,爲之悲泣。如此終其喪。謂伯曰:「汝若得在官人之任,當擧如此之徒。」及⑩伯爲吏部,超⑪選隱之,遂階⑫清級⑬,爲龍驤將軍,廣州刺史。(卷三十 晉書下.傳)

【註釋】①吳隱之:吳隱之(?—西元四一四年),字處默,東晉濮(音「僕」,pú ㄆㄨˊ)陽鄄(音「倦」,juàn ㄐㄩㄢˋ)城人(今山東省濮縣)。曾任中書侍郎、左衛將軍、廣州刺史等職,官至度支尚書,為著名廉吏。②孝謹:孝順而恭謹。③色養:《論語·為政》:「子夏問孝。子曰:『色難。』」朱熹《論語集注》:「色難,謂事親之際,惟色為難也。」後因稱人子和顏悅色奉養父母或承順父母顏色為「色養」。④滅鄣:鄣音「障」,zhàng ㄓㄤˋ。鄣,應作「性」。滅性,謂因喪親過於哀傷而毀滅生命。⑤執喪:《禮記·檀弓上》:「曾子謂子思曰:『伋,吾執親之喪也,水漿不入於口者七日。』」後以「執喪」為奉行喪禮或守孝之稱。⑥韓康伯:名伯,字康伯,東晉玄學思想家,潁川長社(今河南長葛西)人。⑦臨饌:饌音「賺」,zhuàn ㄓㄨㄢˋ。正在準備食物。臨,遇到。饌,酒食菜餚。⑧輟飡:輟音「綽」,chuò ㄔㄨㄛˋ。飡音「餐」,cān ㄘㄢ。停止吃飯。輟,停止。飡,同「餐」。⑨杼:音「住」,zhù ㄓㄨˋ。織布機上用來持理緯線的梭子。⑩及:達到,等到。⑪超:在一定範圍以外。⑫階:動詞,登。⑬清級:顯貴的官位。

【白話】吳隱之,字處默,濮陽人。幼年喪父,侍奉母親孝敬、恭謹,敬愛之情十分明顯。他母親去世,守喪時在墳前哭祭,幾乎氣絕身亡。他住在韓康伯家附近,康伯的母親是一個非常賢明的婦人,每次聽到吳隱之的哭聲,正在準備食物要吃飯,便停下來,正在織布便放下梭子,為隱之的悲傷而哭泣。就這樣,直到吳隱之守喪期結束。韓康伯的母親對康伯說:「今後你如果掌管官吏的任用,應當推舉像吳隱之這樣的人。」等到康伯任職吏部時,便推薦提拔吳隱之,使他順利登上顯貴官位,擔任龍驤將軍及廣州刺史。

人之生也,百歲之中,有疾病焉。故君子思其不可復者,而先施①焉。親戚既沒,雖欲孝,誰為孝乎?年既耆艾②,雖欲悌,誰為悌乎?故孝有不及,悌有不時,其此之謂與③!(卷三十五 曾子)

【註釋】①施:謂設施,即措置;籌劃。此處指盡孝悌之道。②耆艾:耆音「其」,qí ㄑㄧˊ。五十曰艾,六十曰耆,亦泛指老年人。③與:音「於」,yú ㄩˊ。語氣詞。表感嘆。

【白話】人生在世,百年之中,難免會有疾病。因此君子考慮到生命不可再來,而要趁早盡孝悌之道。若父母親人已過世,縱然想盡孝道,又將孝順誰呢?(自己)年紀已老,縱然想敬愛兄長,又將敬愛誰呢?所以孝順父母有來不及的,敬愛兄長有失掉時機的,大概說的就是這種情形吧!

子曰:「武王、周公,其達孝矣乎!夫孝者,善繼人之志,善述①人之事者也。」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述:遵循;繼承。

【白話】孔子說:「武王、周公真正是通達了為人子應有的孝道啊!所謂孝順的人,就是指善於繼承先人志向、善於繼承先人事業的人啊!」

父母怨咎①人不以正,已審②其不然,可違而不報也;父母欲與人以官位爵祿,而才實不可,可違而不從也;父母欲為奢泰侈靡,以適心③快意,可違而不許也;父母不好學問,疾子孫之為之,可違而學也;父母不好善士,惡子孫交之,可違而友也;士友有患故,待己而濟,父母不欲其行,可違而往也。故不可違而違,非孝也;可違而不違,亦非孝也。好不違,非孝也;好違,亦非孝也。其得義而已也。(卷四十五 昌言)

【註釋】①怨咎:埋怨,責備。②審:知道、明白、清楚。③適心:謂使心情平和快樂。

【白話】父母沒有按正理埋怨怪罪別人,做子女的知道父母這樣不對,可違背父母之命而不去報復;父母要給人官位爵祿,可是這人的才能實難勝任,可違背父母之命不聽從;父母想追求奢侈靡費的生活以使自己舒適快樂,可違背父母之命不予答應;父母不喜好學問,從而反對子孫求學問,可違背父母意願而去學習;父母不喜歡賢良之士,不喜歡子孫和這些人交往,可違背父母之命與這樣的人交朋友;朋友遇到憂患等著自己去幫助,父母反對前去,可違背父母之命前去幫助。所以不應該違背的卻違背了,這是不孝;應該違背的卻不違背,也是不孝。一味地喜歡盲目遵從父母之命,這是不孝;一味地喜歡違背父母之命,也是不孝。這都要看是否符合道義啊!

夫孝,置之而塞乎天地,敷之而橫乎四海,施諸後世而無朝夕。《詩》云:「自西自東,自南自北,無思不服。」此之謂也。(卷七 禮記)

【白話】孝道,樹立起來就會充滿天地之間,普及起來就會遍及四海,傳承於後世就會無時不在。《詩經》說:「從西到東,從南到北,沒有不遵從的。」說的正是這種情形。

常棣①之華,萼不②煒煒③。承華者曰萼。不當作跗,跗,萼足也。萼足得華之光明,煒煒然也。興者喻弟以敬事兄,兄以榮覆弟。恩義之顯,亦煒煒然也。凡今之人,莫如兄弟。人之恩親,無如兄弟之最厚。鶺鴒④在原,兄弟急難。鶺鴒,雍渠也。飛則鳴,行則搖,不能自舍爾。急難,言兄弟之相救於急難矣。每有良朋,況也永歎。況,茲也。永,長也。每,雖也。良,善也。當急難之時,雖有善同門來,茲對之長歎而已。兄弟鬩于牆⑤,外禦其侮。鬩,狠也。禦,禁也。兄弟雖內鬩,外猶禦侮也。(卷三 毛詩)

【註釋】①常棣:棣音「地」,dì ㄉㄧˋ。木名,即棠棣。②萼不:不音「夫」,fū ㄈㄨ。花萼,即襯托花瓣之綠色小片。不:當作「跗」,通「柎」。指花萼房。③煒煒:音「委」,wěi ㄨㄟˇ。鮮明貌。④鶺鴒:鶺音「及」,jí ㄐㄧˊ。鴒音「零」,líng ㄌㄧㄥˊ。水鳥名,又名雍渠。「鶺鴒在原」,言失其常處也。⑤鬩于牆:鬩音「細」,xì ㄒㄧˋ。謂兄弟相爭於內。鬩:爭吵、爭鬥。

【白話】棠棣花朵盛開,花萼在花朵的輝映下同樣鮮明(好比弟弟恭敬對待兄長,兄長的榮耀也庇護著弟弟)。如今世上的眾人,都不如兄弟親近。猶如水鳥鶺鴒不幸流落平原而不捨同伴,遇到急難,兄弟必定會出力支援。平日雖有好友,如今卻只能報以長歎。兄弟在家中儘管有紛爭,但遇到外部欺凌時一定會同心抵禦。

夫孝敬仁義,百行之首,而立身之本也。孝敬則宗族安之,仁義則鄉黨①重之。此行成於內,名著於外者矣。(卷二十六 魏志下)

【註釋】①鄉黨:同鄉、鄉親。

【白話】孝敬、仁義,是各種品行當中最重要的,也是為人處世的根本。能孝敬,則家族內部就會安定;有仁義,則會受到鄉親們的尊重。這就是德行養成於自身,好的名聲就會顯揚在外了。

曾子曰:「孝子之養老,樂其耳目,安其寢處,以其飲食忠養①之。父母之所愛亦愛之,父母之所敬亦敬之。」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忠養:指盡心誠敬奉養父母,不僅僅是照顧父母的身體而已。

【白話】曾子說:「孝子奉養父母,敬備禮樂以使父母的耳目愉悅,要使父母的寢處起居安適,對於飲食各方面,都要盡心仔細地照料和侍奉。父母所鍾愛的自己也應鍾愛,父母所恭敬的自己也恭敬。」

禮以將其力,敬以入其忠。《詩》言:「夙興①夜寐,毋忝②爾所生。」不恥其親,君子之孝也。(卷三十五 曾子)

【註釋】①興:起身。②忝:音「舔」,tiǎn ㄊㄧㄢˇ。羞辱。

【白話】遵照禮儀來盡力侍奉父母,要把恭敬融入盡孝的真誠心裡。《詩經‧小雅‧小苑》說:「早起晚睡勤奮不懈,無愧於生養你的父母。」說的是孝子一刻也不放鬆自己,不讓父母蒙受羞恥,這是君子的孝。

夫兄弟者,左右手也。譬人將鬥而斷其右手,而曰我必勝,若是者可乎?夫棄兄弟而不親,天下其孰親之?(卷二十五 魏志上)

【白話】兄弟之間就像人的左右手。比如有人將要打鬥時,卻砍斷自己的右手,反而說我一定能取勝,像這樣可能嗎?拋棄親兄弟而不親近,天下人還有誰可以親近呢?

孝悌①之至,通於神明,光于四海,無所不通。孝至於天,則風雨時;孝至於地,則萬物成;孝至於人,則重譯來貢,故無所不通也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孝悌:孝順父母,友愛兄弟。

【白話】真正能夠把孝敬父母、友愛兄弟之道做到盡善盡美,就會感通天地神明,四海之內充滿道德的光輝,沒有一個地方不受孝道的感化。

蓼①蓼者莪②,匪③莪伊蒿④。興也。蓼蓼,長大貌也。莪已蓼蓼長大,我視之反謂之蒿,興者,喻憂思心不精識其事也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⑤。哀哀者,恨不得終養父母,報其生長己之苦也。無父何怙⑥?無母何恃⑦?出則啣恤⑧,入則靡⑨至。恤,憂也,孝子之心,怙恃父母,依依然以為不可斯須無也,出門則思之憂,旋入門又不見,如入無所至也。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,拊⑩我畜我,長⑪我育我,顧我復我,出入腹我。鞠,養也。顧,旋視也。復,反覆也。腹,懷抱。欲報之德,昊天罔極⑫。之猶是也,我欲報父母是德,昊天乎我心無極也。(卷三 毛詩)

【註釋】①蓼:音「路」,lù ㄌㄨˋ。②莪:音「額」,é ㄜˊ。③匪:通「非」。不,不是。④蒿:hāo ㄏㄠ。⑤劬勞:劬音「渠」,qú ㄑㄩˊ。勞累、勞苦。⑥怙:音「護」,hù ㄏㄨˋ。依賴、憑恃。⑦恃:音「是」,shì ㄕˋ。依賴、憑恃。⑧啣恤:啣音「賢」,xián ㄒㄧㄢˊ。含哀,心懷憂傷。⑨靡:不、沒。⑩拊:音「撫」,fǔ ㄈㄨˇ。撫育。⑪長:音「掌」,zhǎng ㄓㄤˇ。養育。⑫昊天罔極:昊音「號」,hào ㄏㄠˋ。罔音「往」,wǎng ㄨㄤˇ。蒼天無窮。比喻父母恩德如蒼天廣大,無以回報。

【白話】那片長長的莪蒿,原來不是莪蒿是青蒿,心中充滿憂思,竟把青蒿都看錯了。我可憐的父母啊,為了養育我,勞苦憔悴!沒有父親,我可以依靠誰?沒有母親,我可以仰賴誰?行走在外,心中悲痛;回到家中,房屋空曠,再也見不到父母,就像沒有到家一樣。父親啊!是您生下我。母親啊!是您養育我。你們撫育我、疼愛我,長養我、教育我,反覆顧看我、掛念我,出入都懷抱著我。想要報答父母含辛茹苦拉扯我長大的深恩,卻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,蒼天啊!蒼天,我心常所憶念,痛切至極,沒有停止之時。

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,孝之始也。立身行道①,揚名於後世,以顯父母,孝之終也。夫孝,始於事親,中於事君,終於立身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立身行道:修養自身,奉行道義。立身,建立自身做人處世的基礎。

【白話】人的身軀、四肢、毛髮、皮膚都是父母給予的,應當謹慎愛護,不敢毀損傷害,這是實行孝道的開始。自身有所建樹,實行正道,把名聲顯揚於後世,使父母獲得榮耀,則是實行孝道最終的目標。所以實行孝道,開始於侍奉雙親,推廣於侍奉君王,最終的目的則是立身行道。

非先王之法服①不敢服②,非先王之法言③不敢道,不合詩書,不敢道。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。不合禮樂,則不敢行。是故非法不言,非詩書,則不言非道不行。非禮樂,則不行。口無擇言④,身無擇行⑤,言滿天下無口過,行滿天下無怨惡。三者備矣,然後能守其宗廟。法先王服,言先王道,行先王德,則為備矣。蓋卿大夫之孝也。《詩》云:「夙夜匪⑥懈,以事一人。」夙,早也。夜,暮也。一人,天子也。卿大夫當早起夜卧,以事天子,勿懈惰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法服:古代根據禮法規定的不同等級的服飾。②服:穿著。③法言:合乎禮法的言論。④口無擇言:說話皆合道理,無須經過選擇。⑤身無擇行:所作所為都遵循法道,自然形成習慣,無須刻意選擇。⑥匪:同「非」。不,不是。

【白話】(卿大夫)非符合古聖先王禮法原則的服裝不敢穿,非符合古聖先王禮法原則的言論不敢講,非古聖先王的道德行為不敢行。所以,不合禮法的話不講,不合道德的行為不行。說話無須刻意選擇,都合乎道理,行為無須刻意選擇,都遵循法道,縱使言語傳遍天下,也不會口中有失,即使所作所為天下皆知,也不會有怨恨厭惡。服飾、言語、行為三者都能遵守禮法道德,完備無缺,然後就能守住其祭祀先祖的宗廟。這就是卿大夫的孝道。《詩經》說:「要早晚勤奮不懈,來事奉天子。」

因①(因上舊有子曰二字刪之)天之道,春生夏長,秋收冬藏,順四時以奉事天道。分地之利。分別五土,視其高下,此分地之利。謹身節用,以養父母。行不為非,為謹身;富不奢泰,為節用。度財為費,父母不乏也。此庶人之孝也。故自天子至于庶人,孝無終始,而患不及己者,未之有也。總說五孝,上從天子,下至庶人,皆當孝無終始。能行孝道,故患難不及其身。未(未下九字恐有脫誤)之有者,言未之有也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因:順、順應。

【白話】利用節氣的自然規律,充分辨別土地的好壞和適應情況,以獲取最大的收成。謹慎遵禮,節省用度,以此來供養父母,這就是老百姓應盡的孝道。因此,上自天子下至老百姓,孝道是不分尊卑,超越時空永恆存在,無始無終的。孝道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,而擔心自己做不到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,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。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,是故道而弗徑,舟而不游,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危殆。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,是故惡言不出於口,忿言不及(及作反)於身。不辱其身,不羞其親,可謂孝矣!徑,步邪趨疾也。卷七 禮記)

【白話】每踏出一步都不敢忘記父母,每開口說話都不敢忘記父母。每踏一步不敢忘記父母,所以只走正道而不走邪僻的捷徑,有船可乘就不涉水過河,不敢用父母遺留給我們的身體冒險。每開口說話不敢忘記父母,因此不會口出惡言,招致別人的辱罵。對於自己的言行舉止都能這樣謹慎小心,不侮辱自己的名聲,也不使父母遭到羞辱,這可稱得上是孝了。

盡力而有禮,敬(敬上有莊字)而安之;微諫①不倦,聽從不怠;懽②欣忠信,咎故③不生,可謂孝矣。盡力而無禮,則小人也;致敬而不忠,則不入④也。(卷三十五 曾子.立孝)

【註釋】①諫:直言規勸。②懽:歡喜。同「歡」。③咎故:指災禍、意外等不幸的事。咎,災禍、不幸的事。故,意外或不幸的事變。④入:融入、滲入。

【白話】竭盡全力侍奉父母而有禮,莊重嚴肅而使父母感到安適;父母有過要婉言以諫而不勞倦,父母聽從了,侍奉他們,仍不懈怠;喜歡忠誠信實,災禍意外就不會發生,這可以稱做「孝」了。竭盡全力侍奉父母,卻沒有禮,那就是小人的孝了。表面恭敬而不忠誠,那不是發自內心的真心實意,這樣就不能稱為「孝」。

未有君,而忠臣①可知者,孝子之謂也;未有長②,而順下③可知者,悌④弟之謂也;未有治⑤,而能仕⑥可知者,先脩之謂也。故孝子善事君,悌弟善事長。君子壹⑦孝壹悌,可謂知終矣。(卷三十五 曾子.立孝)

【註釋】①忠臣:忠於君主的官吏。②長:長者。③順下:順承謙下。④悌:音「替」,tì ㄊㄧˋ。敬愛兄長,引申為順從長上。⑤治:管理,處理。⑥能仕:為官稱職。⑦壹:專一。

【白話】尚未被君主任用時,便知道他將來會是忠臣,這說的就是孝子;尚沒有侍奉長者,便知道他將來會順承謙下,這說的就是敬愛兄長的弟弟;尚沒有承擔治國、治人的職責,便知道他將來能夠做稱職的官員,這說的是在家中就已事先修身的人。所以說,孝敬父母的人善於侍奉君主,尊敬兄長的人善於侍奉長者。君子只要一心一意地孝順父母、尊敬兄長,便可知道他未來是什麼樣的人了。

樂正子春①下堂而傷其足,數月不出,猶有憂色。門弟子曰:「夫子之足瘳②矣,數月不出,猶有憂色,何也?」曰:「吾聞諸曾子③,父母全而生之,子全而歸之,可謂孝矣;不虧其體,不辱其身,可謂全矣。故君子跬步④弗敢忘孝也。今予忘孝之道,予是以有憂色也。」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樂正子春:春秋時魯國人,曾參的弟子。②瘳:音「抽」,chōu ㄔㄡ。病癒。③曾子:即曾參,春秋魯國武城人,字子輿,孔子弟子,年紀比孔子小四十六歲。事親至孝,作《孝經》,後世尊稱為「宗聖」。④跬步:跬音「傀」,kuǐ ㄎㄨㄟˇ。半步。跨上一足曰跬,連跨兩足為步。

【白話】樂正子春有一次從堂上走下來,不慎扭傷了腳,好幾個月沒有出門,一直面有愁容。他的門下弟子便問道:「老師您的腳不是好了嗎?您好幾個月不出門,到現在還面帶憂愁,這是為什麼呢?」樂正子春說:「我從前聽我的老師曾子說過,『父母完完整整地生下我們,我們死時也得將這個身子完完整整地歸還給父母,這才可以稱得上孝順;沒有損毀父母給我們的這個身體,沒有辱沒了為人一世的善名,這才是完完整整的歸還給父母。因此君子即使邁出半步路,都不敢忘了對父母的孝道。』這回我竟然忘了孝道,所以我才會有愁容啊。」

子曰:「昔者明王,事父孝,故事天明;盡孝於父,則事天明。事母孝,故事地察;盡孝於母能事地,察其高下,視其分察也。長幼順,故上下治。卑事於尊,幼順於長,故上下治。天地明察,神明彰①矣。事天能明,事地能察,德合天地,可謂彰也。故雖天子,必有尊也,言有父也;雖貴為天子,必有所尊。事之若父,三老②是也。必有先也,言有兄也。」必有所先,事之若兄,五更③是也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彰:明顯,與隱微相對。②三老:指國三老,多以致仕三公任之。③五更:更音「耕」,gēng ㄍㄥ。古代官名,以年老致仕的官員充任,受朝廷禮遇。古代設三老五更之位,天子以父兄之禮養之。更:指年老致仕而經驗豐富的人。

【白話】孔子說:「古時聖明帝王奉事父親能盡孝,所以奉事上天能夠明察(即了解並順應天道);奉事母親能盡孝,所以奉事大地能夠明察(即了解並順應大地之理);家中長輩和晚輩的關係順暢合禮,所以君臣上下的關係也井井有條。能夠明察天地的道理,就會感動神明,獲得明顯的福佑。所以,即使是貴為天子,他必定還有應該尊崇的人,奉事他們就像奉事父親一樣,這說的是『三老』;他必定還有應該恭敬的人,奉事他們就像奉事兄長一樣,這說的是『五更』。」

曾子曰①:「君子立孝,其忠之用也,禮之貴也。故為人子而不能孝其父者,不敢言人父不能畜②其子者;為人弟而不能承③其兄者,不敢言人兄不能順④其弟者;為人臣而不能事其君者,不敢言人君不能使其臣者。故與父言,言畜子;與子言,言孝父;與兄言,言順弟;與弟言,言承兄;與君言,言使臣;與臣言,言事君。君子之孝也,忠愛以敬,反是亂也。」(卷三十五 曾子)

【註釋】①曾子曰:選文與《大戴禮記.曾子立孝第五十一》相關內文基本相同。近年出版的《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(四)》,有一篇題名為〈內禮〉的文獻,其開篇內容與此段選文非常相似。有學者判斷,《大戴禮記》這段內文應當是根據〈內禮〉篇改寫而來。〈內禮〉開篇文字如下:「君子之立孝,愛是用,禮是貴。故為人君者,言人之君之不能使其臣者,不與言人之臣之不能事其君者。故為人臣者,言人之臣之不能事其君者,不與言人之君之不能使其臣者。故為人父者,言人之父之不能畜子者,不與言人之子之不孝者。故為人子者,言人之子之不孝者,不與言人之父之不能畜子者。故為人兄者,言人之兄之不能慈弟者,不與言人之弟之不能承兄者。故為人弟者,言人之弟不能承兄者,不與言人之弟之不能順兄者。故曰:與君言,言使臣;與臣言,言事君;與父言,言畜子;與子言,言孝父;與兄言,言慈弟;與弟言,言承兄。反此,亂也。」②畜:音「序」,xù ㄒㄩˋ。養育。③承:敬奉。④順:有「愛」的意思。

【白話】曾子說:「君子立身行孝,是內心誠懇的流露,同時重視合乎外在的禮節。因此,作為子女而不能孝順父母的人,就不敢對他說父母不撫育其子女的事;作為弟弟而不能敬奉哥哥的人,就不敢對他說兄長不能教導弟弟的事;作為人臣而不能事奉君主的人,就不敢對他說君主不能任用臣下的事。因此君子與身為父親之人談話,就談養育子女之道;與身為人子之人談話,就談孝順父母之道;與身為人兄之人談話,就談愛護弟弟之道;與身為弟弟之人談話,就談敬順兄長之道;與身為人君之人談話,就談以禮任用臣子之道;與身為人臣之人談話,就談事奉君主之道。君子的孝道,體現在對一切人的忠愛和莊敬上(因為誠懇地愛一切人,所以與人交往時,會以恭敬的態度,盡力協助對方圓滿自己應盡的本分,獲得幸福人生)。如果不是這樣,那麼社會的人倫秩序就會混亂了。」

惠伯曰:「喪,親之終也。雖不能始,善終可也。史佚有言曰:『兄弟致美。』各盡其美,義乃終。救乏、賀善、吊災、祭敬、喪哀,情雖不同,毋絕其愛。親之道也。」(後補卷四 春秋左氏傳上)

【白話】惠伯勸說襄仲說:「辦喪事,是親人的最後一件事。雖然您倆開頭關係不好,現在友好地終結是可以做得到的。史佚說過這樣的話:『兄弟之間各盡自己的美德。』(兄弟間)救濟貧乏,祝賀喜慶,弔問災禍,遇到祭祀則助其祭祀以致敬,遇到喪事則致哀。兄弟之間雖然內心可能因事而不能和睦同心,但不要斷絕彼此的友愛,這是親人間相互親近之道。」

夫人為子之道,莫大於寶身①全行②,以顯父母。(卷二十六 魏志下)

【註釋】①寶身:珍惜身軀。②全行:品行完美無缺。

【白話】為人子之道,沒有比愛惜自己的身體,保持良好的品行,從而讓父母因子女賢德而得到榮耀更重要的了。

人之事親也,不去乎父母之側,不倦乎勞辱①之事,唯父母之所言也,唯父母之所欲也。於其體之不安,則不能寢;於其飡②之不飽,則不能食。孜孜③為此,以沒④其身。(卷四十五 昌言)

【註釋】①勞辱:猶勞苦。亦指勞苦之事。②飡:同「餐」。③孜孜:孜音「資」,zī ㄗ。勤勉,不懈怠。④沒:音「末」,mò ㄇㄛˋ。

【白話】人子侍奉雙親,不離開父母的身旁,不厭煩勞苦之事,恭恭敬敬聽從父母的話不違背,體恤父母的需要盡力侍奉。父母身體不安,自己就無法安睡;父母沒吃飽,自己就無法進食。勤勉不懈於此,終身不改。

曾子曰:「若夫慈愛、恭敬、安親①、揚名,則聞命矣,敢問子從父之命,可謂孝乎?」子曰:「是何言與!是何言與!昔者,天子有爭②臣七人,雖無道,不失其天下;七人者,謂大師、大保、大傅、左輔、右弼、前疑、後丞。維持王者,使不危殆。諸侯有爭臣五人,雖無道,不失其國;大夫有爭臣三人,雖無道,不失其家;尊卑輔善,未聞其官。士有爭友,則身不離於令③名;令,善也。士卑無臣,故以賢友助已。父有爭子,則身不陷於不義。故當不義則爭之。從父之命,又焉得為孝乎?」委曲從父命,善亦從善,惡亦從惡,而心有隱,豈得為孝乎?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安親:使父母安寧;孝養父母。②爭:音「鄭」,zhèng ㄓㄥˋ。通「諍」。諍諫、規勸。③令:善、美好。

【白話】曾子說:「關於慈愛、恭敬、安親、揚名的道理,學生已經聽您講過了,請問為人子的一切都聽從父母的命令,可以說是孝嗎?」孔子說:「這是什麼話!這是什麼話!在古時候,天子有七位直言諫諍之臣,即便天子無道,還不會失掉其天下;諸侯有五位直言諫諍之臣,即便諸侯無道,還不會失掉其國;卿大夫有三位直言諫諍之家臣,即便大夫無道,還不會失掉其家;士人若有直言規勸的朋友,則自己不會失掉美好的名聲;如果父母有以道義勸諫自己改過的兒女,自身就不會陷於不義。所以面對父母、領導、朋友不合道義的思想言行,應當要勸諫。一味盲從父母的號令,怎麼能夠稱為孝呢?」

孝有三:小孝用力,中孝用勞①,大孝不匱②。勞,猶功。思慈愛忘勞,可謂用力矣;尊仁安義,可謂用勞矣;博施備物,可謂不匱矣。思慈愛忘勞,思父母之慈愛己,而自忘己之勞苦。父母愛之,喜而弗忘;父母惡之,懼而無怨;無怨,無怨於父母之心也。父母有過,諫而不逆;順而諫之。父母既③沒④,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。此之謂禮終。喻貧困猶不取惡人之物以事己(己作亡)親。(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勞:事功。②不匱:匱音「愧」,kuì ㄎㄨㄟˋ。不竭;不缺乏。③既:已經。④沒:通「歿」。死。

【白話】孝道有三種層次:小孝用體力,中孝用事功,大孝則永不匱竭。想到父母慈愛養育之恩,竭力供養而忘記自身的疲勞,這可說是用力;尊崇仁德、安行道義,這可說是用勞;推廣自己的愛心,使廣大的人皆受到恩惠,父母死後,人們各以其敬禮來參與自己的祭祀,這就可說是不匱了。父母喜愛我們,做子女的一定是高興而且不敢忘懷;父母嫌棄我們,做子女的應該深加警惕而沒有埋怨;父母有了過失,要婉言勸諫而不能忤逆;父母去世之後,必以正當所得的食物來祭祀他們。這才是有始有終的孝親之禮。

在上不驕,高而不危;諸侯在民上,故言在上,敬上愛下,謂之不驕,故居高位而不危殆也。制節謹度,滿而不溢。費用約儉,謂之制節。奉行天子法度,謂之謹度。故能守法而不驕逸也。高而不危,所以長①守貴也;居高位能不驕,所以長守貴也。滿而不溢,所以長守富也。雖有一國之財而不奢泰,故能長守富。富貴不離其身,富能不奢,貴能不驕,故云不離其身。然後能保其社稷,上能長守富貴,然後乃能安其社稷。而和其民人。薄賦斂,省傜役,是以民人和也。蓋諸侯之孝也。《詩》云:「戰戰兢兢,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」戰戰,恐懼。兢兢,戒慎。如臨深淵,恐墜。如履薄冰,恐陷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長:長久、永久。

【白話】身居高位能敬上愛下而沒有傲慢之心,儘管地位再高,也不會發生傾覆的危險;能節儉守法,即使財富再充裕,也不會奢侈浪費。處於高位而沒有傾覆的危險,這樣就能長久保持尊貴的地位;財物充裕而不浪費,這樣就能長久守住財富。能使財富和尊貴不離於身,然後才能保住自己的國家,使人民和樂相處。這就是諸侯應盡的孝道!《詩經》說:「時時要戒慎恐懼,好比行走在深潭的旁邊,又好像踏在薄冰的上面,唯恐會陷落,所以凡事都要謹慎小心,提高警覺。」

故以孝事君則忠,移事父孝,以事於君,則為忠也。以敬事長則順。移事兄敬,以事於長,則為順矣。忠順不失,以事其上,事君能忠,事長能順,二者不失,可以事上也。然後能保其祿位,而守其祭祀,蓋士之孝也。(卷九 孝經)

【白話】用奉事父母的孝心來奉事國君,必能做到忠誠,用奉事兄長的敬心來奉事上級,必能做到順從。忠誠與順從,都做到沒有什麼缺憾和過失,用這樣的態度去事奉國君和上級,就能保住自己的俸祿和職位,守住宗廟的祭祀,這就是士人應盡的孝道。

子曰:「孝子之事親,居則致①其敬;養則致其樂;樂竭歡心以事其親。病則致其憂;喪則致其哀;祭則致其嚴②;五者備矣,然後能事親。」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致:盡。②嚴:尊敬、尊重。

【白話】孔子說:「孝子事奉父母親,日常居家的時候,應盡恭敬的心去侍候;奉養的時候,應盡和悅的心去服侍;父母生病時,應盡憂慮的心去照料;父母去世,應盡哀痛的心去料理後事;祭祀時,應盡嚴肅的心去祭祀。以上五點完全做到,才算是盡到事奉雙親的責任。」

曾子曰:「身也者,父母之遺體①也。行父母之遺體,敢不敬乎?居處不莊,非孝也;事君不忠,非孝也;蒞官②不敬,非孝也;朋友不信,非孝也;戰陳③無勇,非孝也。五者不遂④,災及於親,敢不敬乎?」遂,猶成也。卷七 禮記)

【註釋】①遺體:人的身體,都是父母遺留下來的骨肉,故稱為「遺體」。②蒞官:到職、居官。③戰陳:陳音「鎮」,zhèn ㄓㄣˋ。交戰對陣。陳,通「陣」。④遂:完成。

【白話】曾子說:「人的身體,是父母生下來的。用父母生下來的身體去做事,怎麼敢不慎重呢?生活起居不莊重,不是孝的表現;為國君效力不忠誠,不是孝的表現;身任官職而不認真負責,不是孝的表現;跟朋友交往而不講信用,不是孝的表現;作戰時沒有勇敢精神,不是孝的表現。這五個方面做不好,就會損及父母的名聲,怎敢不慎重呢?」

故不愛其親,而愛他人者,謂之悖①德。人不能愛其親,而愛他人親者,謂之悖德。不敬其親,而敬他人者,謂之悖禮。不能敬其親,而敬他人之親者,謂之悖禮也。(卷九 孝經)

【註釋】①悖:音「背」,bèi ㄅㄟˋ。違逆、違背。

【白話】不愛自己的父母,而去愛其他人,這就叫做違背道德。不尊敬自己的父母,而去尊敬別人,這就叫做違背禮法。